背景

联系站长

  • 图标

    站长:阿耀

  • 微信

    WX:9896666

  • QQ

    QQ:9896666

【天富代理】蹲点调查|建筑业“走出去”,最终比的是“绝

更新时间:2021-08-25 17:00点击:

【天富代理】蹲点调查|建筑业“走出去”,最终比的是“绝

  今年8月,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中心索道全线具备运营条件。其中,9条高山滑雪索道中有6条由泰安建筑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索道安装公司承建。

  该公司副总经理张衍臣说,在全国建成的近1100条索道中,泰建索道承建了800余条,目前在建的40条,市场占有率达到了75%。

  跟“泰建索道”一样,山东省形成了“肥城机电安装”“沂蒙建筑劳务”“德州通风空调”等一批有全国影响力的建筑施工品牌,带动近30万人出省施工。据省住房城乡建设厅外联站主任刘庆堂介绍,2020年,全省建筑业完成总产值14947亿元,其中外出施工产值占总产值的比重为21%。今年上半年,全省建筑业完成出省施工产值1432亿元,同比增长16.6%,发展势头良好。

  省外施工产值的高低,是一省建筑业在全国大市场中竞争力的体现。山东建筑企业“走出去”的现状如何,以后有怎样的可能?今年以来,记者赴北京、天津以及泰安、济宁等地,进行了全方位采访。

  农民工向职业化建筑工人转化

  今年43岁的凌思华,来自费县麻绪村,创办德盈建筑安装公司已有17年,从事建筑业也已经22年了。他称自己是“建三代”。

  凌思华说,“麻绪村是‘水磨石之乡’。新中国成立之初,我爷爷、刚满18岁的大伯,还有其他七八十名村民,都在北京打工做水磨石。后来,我爷爷回到了老家,大伯留在北京成为了正式的建筑工人。”1999年底,技校毕业的凌思华,到费县二建公司北京办事处工作。“改革开放后,北京建筑公司有大量的用人需求,我就这样进入了建筑行业。从爷爷、大伯到自己,也就是第三代了。”

  凌思华介绍,2019年以来,公司年度纳税过千万元,年度完成外出施工产值5亿多元,带动家乡5000多劳动力外出施工。

  去年疫情期间,企业外出施工受到较大影响,现在已经逐步恢复。凌思华说:“去年疫情以来,我们共承接项目197个,其中北京市在施项目110个,承接京外项目87个,主要分布在江苏、上海、天津、四川等地。”

  凌思华现在最头疼的就是“干建筑的人少了”。他说,过去农村的孩子北上南下,从事建筑行业的不少。现在就业机会多了,干工地的人却少了。

 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,招工难、建筑工人后继乏人,是当前建筑劳务企业需要共同面对的问题。如今,年轻的农民工进城,更加看重工作中的灵活与自由,选择快递、外卖等行业的比建筑业更多。

  据国家统计局《2020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》显示,2020年,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.3%,比上年度下降0.4个百分点。而从事第三产业的农民工比重为51.5%,比上年提高0.5个百分点。同时,这一代建筑业农民工也正在老去。据统计,2020年,中国农民工平均年龄为41.4岁,比上年提高0.6岁。其中,50岁以上农民工数量占26.3%。

  今年49岁的江茂杰,是德盈建筑公司的一名施工队长,已在北京从事水电施工30多年。针对工人短缺问题,他想出了一个办法:由本队自有工人找新工人,每招取一个新工人,完成一个施工年度,奖励1500元。

  他说,有一次回家过年,一个工人找了10个工人,年底就被奖励了1.5万元,这10人中又有人找了6个人,年底被奖励9000元。“这既增加了工人收入,增强了新工人的稳定性,也缓解了招工难的问题。”

  现在,凌思华跟多家建筑劳务企业一起,正在发起成立“沂蒙建筑劳务产业园”。“通过这个平台,我们可以从各劳务公司优秀施工队中抽取骨干,成立临时应急突击队,满足水电项目‘抢工期’的人员需求,从而实现资源共享、优势互补。”凌思华说。

  据悉,多个省份正在陆续开展为期3年的“建筑产业工人队伍培育试点”工作,建立建筑工人职业化发展道路,健全建筑工人技能培训、技能鉴定体系,加快培育新时期建筑工人队伍。

  凌思华说,现在的趋势就是,过去的农民工要转化为产业工人。我们既要依托行业协会、施工企业等培训资源,为农民工提供必要的专业技能培训和思想教育,也将以产业园为基础探索建筑产业工人的新用工模式。

  人才技术不足难以承接高精尖项目

  在“中国石油和化工安装之乡”肥城市,军辉建设集团是一家主要从事石油化工工程安装的企业。“最近10年,企业发展较快,业务量上涨比较快。”就是在这段时间里,40多岁的李爱国回到肥城,来到父亲创立的企业担任总经理。而弟弟李国超也从一家国企辞职,进入家族建筑企业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